“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后摄影留念

 

KNS新闻通讯=黄子益记者】 8月16日,“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联合会”(都希仑代表)在Korea Press Center (首尔新闻中心)举办了“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在研讨会中针对中国内部宗教镇压迫害,以及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和人权的方案做了讨论。由金英才教授(檀国大学聘请教授)负责主持会议。大家首先观看了难民视频(中国宗教迫害实录)。

 

“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联合会”都希仑代表观看了难民视频(中国宗教迫害实录)之后表示很痛心。他说,他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所以对基督徒所受痛苦深有体会,当早先韩国某教会负责人向他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就想到要帮助这些人反映情况,并为解决问题多做商量、一同努力。

 

研讨会由参会人员“被绑架者和朝鲜难民人权联合会”都希仑代表、树人边明燮律师、蒙古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专员金正民、脱北作家金正爱,前中国律师琳达·王(全能神教会难民负责人)发表主题演讲。

 

“国际难民和宗教自由”研讨会的发言者们正展开讨论、发言。


 

作为研讨会的第一个发言人,树人边明燮律师针对现场在座的所有难民申请人未获难民认可的问题,说到了必要的法律条件,陈述的可信度等方面,并且谈到陈述需要有连贯性。他对难民申请程序作了详细地说明。并且补充到,无论是宗教还是特殊社会团体,只要受到迫害他们的人权就应当得到保障。

 

第二个发言人蒙古国立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金正民专员说,他对宗教镇压有所了解,他与有关人士交涉过,指出临近中国的国家是受中国政府影响的。

 

第三个发言人是全能神教会代表、前律师琳达·王。她对于此次能参加国际难民宗教自由专员研讨会而表示感谢。她说,“中国外表强大”,“中国黑手到处伸”。她还说,因着中国的宗教镇压,母亲被拘禁,父亲因承受不住中共的迫害自杀。历经这些痛苦,她看到了中共的实质。“中国只是形式上尊重信仰自由,以维护治安为借口镇压宗教”,琳达·王表示,“中国共产党定基督教为邪教,遣返宣教士,逮捕、监禁基督徒,甚至杀害基督徒毫不留情。”

 

第四个发言人是金正爱,这位朝鲜难民作家谈到自己在朝鲜经历的艰辛生活,吐露了朝鲜独裁体制的现状只能让她逃离朝鲜的心情。

 

在讨论发言后的第二部分(作证部分)发表了很多令人悲痛的内幕。所有的人在听到在中国遭受宗教镇压和迫害,流亡到韩国的张福先生的发言之后都陷入了悲痛之中。最后张福先生以某电视台的《举报者们》栏目中曾经报导过他的事例为主线做了发言。

 

最后发言人张福先生

 

“我是张福,我因在中国信神受中共迫害,被迫忍受着妻离子散、骨肉分离的痛苦来到韩国避难。没想到逃出中国以后,中共又把黑手伸到海外,千方百计胁迫我回国。下面我就讲讲我的经历。” 张福先生开始谈起了他的经历。“我在1998年随父母信了主耶稣。步入社会后,辛酸、漂泊的打工生活让我看到了人间的黑暗邪恶、堕落败坏,我感到心灵里特别虚空痛苦、茫然无助,找不到人生的方向……2005年,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给我见证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才知道主耶稣早已回来了,就是全能神。从全能神的话语中,我明白了怎样做人,怎样走上人生正道。妻子虽然不信神,但并不反对我信神。然而,好景不长,2010年的一天,妻子上网浏览新闻时,看到中共定罪、毁谤全能神教会的许多谣言,她信以为真,开始逼迫我信神,从此我们家再没有安宁之日!尤其是2014年中共利用‘5.28麦当劳事件’栽赃嫁祸全能神教会后,妻子受中共谎言的蒙蔽越来越深,更加地反对我信神,不许我读神话,更不许我聚会,还要求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以便随时掌握我的行踪,我一旦没及时接电话,她就跟我大吵大闹,甚至几次以死来逼我放弃信神。我心里特别痛苦、压抑。没想到中共的谣言竟能把妻子变得这样歇斯底里,看到她被中共谣言蒙蔽、欺骗得太深、太可怜,我只有常常为她祷告。”

 

“2015年春节,我所在的教会有多个弟兄姊妹陆续被抓捕,我也面临着随时被抓的危险。我被迫无奈忍痛离开年仅2岁多的儿子和70多岁的父母,几经辗转逃到韩国避难。本想能够在韩国这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安心信神,然而,没有想到,我仍然逃脱不了中共的逼迫。

 

2016年5月18日,妻子带着孩子和我二姐到了济州岛并联系到我。22日傍晚,我见到了家人,心情很激动。想到幼小的儿子承受这种骨肉分离之苦,我的心都要碎了,抱着儿子哭了起来:要不是中共政府的逼迫,我怎么舍得离开儿子,让他这么小就失去父爱呢?要不是中共政府的逼迫,我怎能舍得离开自己的家呢?好端端的一个家变成了这样,不都是中共政府害的吗?

 

当我沉浸在与家人团聚的幸福中时,万万没想到,这次的相见竟是中共一手策划的阴谋。5月23日下午我出去散步,5点左右回到酒店时,一开房门,看到一高个子男人‘嗖’地一下往卫生间躲,他见我看见了,就故作镇静,出来坐了下来,他不敢正视我,我问他是谁,他说他叫小韩,是我妻子的同事。停了几秒后他跟谁也没打招呼,就出去了。这时我突然发现我的手机被人动过了,护照也不见了。我问是谁拿走了我的护照,妻子忙解释说以为我跑掉了,就报警了,是警察来拿走的。我觉得很奇怪,我的行李都在酒店,我的护照、手机都没拿,我怎么会跑掉呢?妻子明显是在说谎。对此我很反感,她就给我道歉。后来她用微信连线了一个姓程的警官,对方说他是山西省公安局的警官,处理过2000多例全能神教会的案例,然后又说了很多诱骗我回国的话。过了半个多小时,小韩再次进入我们的房间,他说你和程警官聊聊挺好的,我说你认识程警官啊?他脱口说出程警官是他的老师,后来又想方设法套问韩国教会的情况。这让我意识到,小韩就是中共的特工。

 

当天晚上,妻子和二姐轮流出去,回来后态度很强硬地要求我回国。我再一次告诉妻子我现在的处境和我不能回国的原因,希望她和孩子留在韩国一起生活。但是妻子却说:‘不行,你必须跟我回去!’最后,他们见我没有回国的意思,抢走了我的钱包、信用卡和我身上仅有的70万元韩币,趁我晚上熟睡时偷走了我的手机。24日上午,妻子又要求我必须跟她回国,还以死来威胁我。我带着身上另一部手机几经周旋逃脱了出来。在济州岛机场也就有一刻钟的时间,我正拿着手机编辑信息,希望二姐能把我的护照留下,没想到二姐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伸手就抢我的手机,我夺过手机撒腿就跑,这时我才看见,妻子就在我的前方,小韩在我的右边,他们三人已经把我包围了。我就赶紧往人群中跑,这时小韩大声呵斥:‘站住!站住!张福站住!……’猛烈地向我追过来,我拼命地跑,不敢停留片刻,生怕他们追来,我一直在济州的大街小巷穿来穿去,跑了四个多小时,心里的那种恐惧害怕的感觉,用语言无法描述。感谢神保守我逃出了虎口……

 

2016年8月份,中共又指使我妻子来到韩国,妻子一下飞机就有专人陪同,她明明知道我在哪里,但她并没有来找我,而是随从一些不明身份的人‘以寻找丈夫’的名义举行记者见面会,还到全能神教会闹事,诬陷我不能回国是被教会挟持,还利用韩国媒体大造舆论,企图将我逼回中国,同时达到他们抹黑全能神教会的目的。我妻子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妇女,如果没有中共的唆使、谋划和参与,她哪有这个能力,我知道她只是中共利用的工具。中共剥夺了我信仰自由的权利,破坏了我的家庭,并且利用我妻子的眼泪、孩子的哭声骗取不明真相之人的同情,把舆论矛头直接指向全能神教会,以此来陷害全能神教会,这就是中共的险恶用心。

 

前几天,我看到一则新闻,中共要强行遣返五名脱北者,致使这5名脱北者服毒自杀,看到这则消息,我心里很气愤,并为向往自由生活的5名脱北者表示哀悼;现在还有很多脱北者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羁押在中国的监狱里,也有千千万万个中国基督徒仍然在中共政府镇压、迫害中苦苦挣扎,我希望更多的有志之士能站起来,为脱北者、为受中共政府迫害的基督徒呼吁,揭露中共践踏人权的恶行,谴责中共对脱北者、对基督徒惨无人道的迫害。”

 

当日,在研讨会上公开了“人权无国界”的代表威利·福特先生的公开信。信中呼吁韩国政府为躲避宗教迫害、外国人登录证被收回的41名中国基督徒(其中收到“出国命令书”27人、“滞留期延期不许可通知书”14人)提供政治庇护。

 

“人权无国界”的代表威利·福特先生的公开信

 

原文链接:http://www.kns.tv/news/articleView.html?idxno=34315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是誰惊醒梦中酣睡之人?

liulin20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